苏酥蔌

脑洞侠一枚,文笔渣见谅
幼儿园文笔,最近脑洞稀缺
沉迷王喻,目前更古风pro的《微雨》
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王喻】微雨

*王喻古风

*私设:
1)两人不同种族
2)后期是虐文
3)可能有附加cp:刘卢等,避雷,慎入


幼儿园文笔,依旧每天坐等P大写车🚗

——————————————————


(5)

小婢女觉得自己当场被天打五雷轰的震慑在了原地。许久,才结结巴巴地说:“好,好的···奴婢现在就···就···”


喻文州依旧维持着他那翩翩公子的样子,笑的无比温文尔雅,脸上愣是连一点心虚都没有。卢瀚文在后面维持着微微哈腰的姿势,在心里给他们老大点了个赞,嗯,为了任务完成不仅鞠躬尽瘁,而且死而后已了,连自己都能卖,对方还是个男的。


王杰希无比郁闷的靠在水榭的栏杆上,方士谦坐在对面就一副家长审问的模样。在第一百零一次叹气解释被驳回之后,越来越觉得现在这事儿真是越描越黑了。此时,一个小婢女神思恍惚的走了过来,草草行过礼。方士谦吹了个口哨:“小妹妹,怎么了?如此神思不定···”谁料人家小婢女丝毫没有理会方道士的话,平板僵硬的说:“王爷,您夫人说要见您,在那边的石头路上候着呢。”


两人瞬间石化。


方:“你你你你·····你个禽兽!什么时候祸害人家良家妇女的?”


王:“【冷漠·jpg】我不是我没有”


喻文州听到了婢女的通报之后就缓缓来到了水榭,恰巧听到方士谦这句话。“方先生,不瞒您说,那良家妇女,正是在下。”遂以扇掩面,试图掩住自己那隐藏不住的笑容。方士谦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很头疼,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喻文州抢了个先:“这不过是说笑罢了,二位请别当真。”语毕,自顾自地找了个石凳坐下,卢瀚文按照规矩退开,一溜烟的去找满王府乱逛的黄少天去了。


“我向来自由散漫惯了的,如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还请二位见谅。在下先做个自荐,本名喻文州,无字无号,自小是个孤儿,被蓝雨庙的资助人魏老前辈收留做个徒弟,您二位也是知道蓝雨这地方自成一派,魏老前辈有意让在下继承,可在下自认为阅历不够,不能担当大任,于是就想着借此机会来微草游历一番。如今自荐来王爷门下,其他的无路可走,”扇子一开,“您要是您要是着实看不上在下,在下愿当个您暖床的。刚刚以夫人自居实在是有几分狂妄了,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方士谦乐了,看着王杰希,心说:我看你怎么收场!这小子是个人才啊。于是他疯狂对着王杰希挤眉弄眼,自以为做的极为隐蔽,实际上,连远在对面房顶的黄少天都能看得清楚。


王杰希本来就有意拉拢,这下被调戏了,脸有点热,不过身为微草王爷,被调戏了怎么办?当然是调戏回去!于是装作若无其事地说:“自然,你愿意留下是最好,不过看你与黄小兄弟关系匪浅,想必他也是个人才,不如我就留他做客卿。我也自会从了喻公子的愿,喻公子,你现在就是我的妾了,让柳非公主给你打扮一下,今天就当成亲的第二天吧,暂住在兰亭【就是主卧】。”


喻文州有点得意的神情僵住了,不过只是瞬间的事,瞬间又恢复到原来的坐姿,还就着这话头说:“臣妾遵旨。”


远处房顶的卢瀚文和黄少天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不是吧,虽然蓝雨庙被戏称为和尚庙,也只是暂时没有妹子而已,这这这直接配给男人是什么神操作?

——————————————————————

王:“媳妇儿,想调戏你老攻我还早一百年呢。”


喻:“【冷漠·jpg】你还说我是你的妾。书房了解一下?”


王:“呜呜呜,媳妇儿我错了,都是那个导演不好!我这就拿灭绝星尘把她扫地出门!”


某苏:“喂喂喂,我可是亲妈!本来就是后面虐的,怎么,想生离死别···别,别打了诶,要打别打脸···”

【王喻】微雨

(4)

*王喻古风

*私设:
1)两人不同种族
2)后期是虐文
3)可能有附加cp:刘卢等,避雷,慎入

*幼儿园文笔 等哪天P大写了车我就补车

——————————————————

只见那个少年一改脸上唯唯诺诺的神色,顺手把帽子摘下来,捋了捋头发:“我哪里能有您厉害,一进来就直接住进来当压寨夫人了······”


喻文州拿扇柄在他头上敲了一下:“哪里学来的压寨夫人这种词·····”


卢瀚文的五官揉成了一团,看着是疼狠了。


喻文州施施然的收回扇子,在嘴上一遮,眯着眼:“不过小卢你说的没错,压寨夫人?为了‘它’,我并不介意当一当·····”十足的狡猾狐狸样。


”我叫文文!文文!别露馅了诶哟···不会被敲傻了吧···”卢瀚文眼见着喻文州远去的背影,小声地抱怨着,连忙赶上他的脚步。


王府后庭,空蒙水榭。


方士谦和王杰希正闲适的享受大好春光,衣服只不过,方道士脸上那带着点调侃的神情和旁边有点萎靡的王杰希之间诡异的气氛真是想让人忽略都做不到。


“我说···你打算怎么跟人家···”


“我说了无数遍了,我跟他什么都···”


“不要试图狡辩,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你打算怎么办?”


这个对话已经延续了一个早上,也没讨论出来个什么结果。


喻文州翩翩公子一样的走到了水榭附近的花园小路上,随手拦了一个婢女:“不好意思,能麻烦你个事么?”


婢女大概是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当下星星眼:“好,好的···”


“麻烦你去跟你们家主子通报一下,就说···他夫人···”喻文州笑的愈发灿烂,“···他夫人我,想见他。”


—————————————————————

忙忙叨叨了一个月,月考也没考好,很难受吧可以说是,意识到自己很久没写文了,就来写个文放松一下,顶着麻麻在身后的压力写完了一段,不敢继续,因为根据思路接下来。。。嗯,你们懂的。


IDO10.3,去看看有没有本子卖!∠( ᐛ 」∠)_

【王喻】微雨

*王喻古风

*私设:
1)两人不同种族
2)后期是虐文
3)可能有附加cp:刘卢等,避雷,慎入

*幼儿园文笔 等哪天P大写了车我就补车
———————————————————
(3)
只见马车里的两个人衣冠不整——虽然这归功于黄少天和刘小别,显然我们的方道士没有领会——喻文州面带桃花的被王杰希抱在怀里,两人呼吸紊乱,方士谦走路带风的行走方式给两人被酒精麻痹了的大脑有了一点理智。

王杰希就这么抱着昏昏欲睡的喻文州大踏步的走进家里,一众小辈早就被方道士的一声河西狮吼喊醒了,正睡眼惺忪的出来看出了什么事,猛然撞见这一幕,都愣在了原地。还好刘小别尚清醒,指挥众人速速散开,默默跟在王杰希身后,时不时出声提醒一下这位取向和走路一样直的王爷在适当的地方弯一下——虽然后来弯猛了,但那都是后话。

反正第二天早上,某王爷醒来的时候看到十分凌乱的一切时,想把家里一切拐弯的地方都变成直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是第一想法。收拾好床上熟睡的某喻之后,王杰希扶着有点发胀的头走到院子里吹一吹冷风,希望能够冷静下来。

王:“老方,我该怎么办?”
方:【眼神仿佛在看断袖】“还能怎么办,让人家住下来呗。”
王:“我是不是要对他负责?”
方:【眼神升级成看渣男】“。。。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王杰希。”

房间里,某喻幽幽转醒。

眨眨眼,左边房间的摆设十分女性化,有仕女图屏风,梳妆台,穿衣镜等等,但是另一半则相当简洁,书案,墨砚,书柜,无一不昭示着这里是男主人房间。嗯···王杰希的房间?他已经有夫人了?昨天自己貌似是在主人房间睡的,那么是不是冒昧打搅了这位从未出现在任何资料里的夫人?似乎慢了一步,不过,喻文州嘴角微微上扬,他还尚未知晓这世上有任何人类比狐族更妖|媚。

其实,黄少天和喻文州的计划相当简单:美人计。简单粗暴,却十分有用的一招。

喻文州打定了主意,就裹着睡袍迈出房门。喻文州抬起脚的那一刹那,感到腰部一酸,于是乎前脚重重落地,一个踉跄。不远处的王杰希看到这一幕脸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于是急忙挑了个岔道溜到了小辈们的训练场,却收获了一地诡异的目光。

且说喻文州出了门,迎面走来一个老人,他与众小厮不同:鼻部架着琉璃镜片,一身紧致的衣衫,上衣十分奇怪,在后摆处开了叉,手上戴着丝绸做的恰好合身的布袋,走路的气质温文尔雅。喻文州猜想这就是大总管了,果不其然,行至喻文州身前三步处——不多不少三步整——躬身问候:“喻公子,昨晚休息可还好?若是有哪里怠慢了的请不必客气,为我们指明便是。”喻文州笑着回礼:“昨晚失态了,对王爷和贵府各位多有冒犯,在这里陪不是了。”一本正经的回礼,喻文州转念一想,想到了一个可以留在这里的方法,于是手随意的一撩头发,睡袍因为他这番大动作散了不少,瞬间变得撩人:“就是,想请问一下,王妃娘娘是否起了,昨晚占了她的房间十分过意不去,想去陪个不是。”大总管是多么人精的人,一看他这样子再联系一下方大总管今早上吩咐准备院子的事立马明白了过来,只是···“王爷尚未娶妻,那房间是老夫人为王爷准备的。”

喻文州颇有些意外,这下倒是没招了,怎么才能留下来?难道真的要···喻文州本身还是有些厌烦这种事的,只不过这回是迫不得已·····正想着今晚怎么才能继续爬|床事业的时候,大总管又接着说:“您的院子在西边寒池后面,方大总管今早就吩咐我们把院子收拾了,原本叫寒竹苑的,临时改成了蓝雨院,若是这些下人叫错了还请您多海涵。”

喻文州叫他谢过了王爷,眼睛随随便便的扫过后面一群小厮,借着有不喜男人近身的怪癖的借口,“随手”点了一个眉眼清秀的少年留下,其他人都叫给赶走了。大总管看着这个幸运儿,长得也是有少年介于男女之间一点雌雄莫辨的清秀,也挺讨喜,就这么安排了。

喻文州目送着大总管远去,找了个没人注意的角落,转身挑起了少年的脸:“卢瀚文,你在这里干什么?早走了一个月就来干这事了?”

现在突然反应过来
王爸爸的帽子是绿的啊!!!!

喻文州:“别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王喻】微雨

*王喻古风

*私设:
1)两人不同种族
2)后期是虐文
3)可能有附加cp:刘卢等,避雷,慎入

*幼儿园文笔 等哪天P大写了车我就补车
———————————————————
(2)

B城,Q酒楼。

王杰希端坐在桌前,已经换上了属于王爷衣服的他显得贵气逼人,不少女子倾心于他,只不过甫一对上那双眼就怯了,表露心意的话根本来不及说的出口,所以现在王杰希尚是单一个。与他同来的刘小别是朝中新臣,年纪不大,可这一双手甚是厉害,他这次也是奉命陪同。

敲——

”在下喻文州,未打扰几位吧。“喻文州只是礼节性地在门上一敲,便推门而入。在座的各位都明白是专程等他的,也没人去在意这一点点不合乎礼仪的地方。

”在下刘小别,久仰。“刘小别只是简单的一揖,并未显出十分热情的样子。

”久仰,在下喻文州,这位······“喻文州向黄少天示意,黄少天赶紧也是有模有样的一揖,”这位是在下家弟少天,年纪轻,不大懂事。“

顷刻,所有人就坐,宴席开始。觥筹交错之间你来我往,这一顿饭吃的也是累人,饶是喻文州这样在尘世里打滚几百年的人——哦不狐,也在脸上显出几分疲惫来。

喻文州于是借着醉意趴在桌子上,水波粼粼的眼睛一直就盯着王杰希:”王杰希,你什么时候……才能……嗝……我们……就是想来……投靠你……“

半晌,王杰希都没答话。喻文州暗自嘀咕:是不是太明显了?黄少天看着这一人一狐诡异的对视现场有点无语,王杰希哪里是怀疑他们,分明也是自己醉了,还装的一本正经,这俩人还真有点像,俩人分明脑子都被酒精烧坏了,都装的跟那么回事似的。

刘小别从头至尾没怎么喝酒,也是当下难得几个清醒的人之一,起身作揖:”在下······失礼了,先将队···咳···王爷送回去了。之前王爷吩咐过,几位若不嫌王爷府邸简陋,就先住在府上,做客卿的身份。“

黄少天赶忙恭恭敬敬的学着人类的样子回礼,一手扶起自家队长:”哎哟队长你还说自己没醉看看看看自己都站不住了吧哎哎哎别往外歪头诶呀······“也不知道是不是黄少天故意的,还是喻文州真的醉了,他往王杰希身上一趴,睡熟了,留下一地人瞠目结舌。

王杰希一不留神报了个满怀。喻文州身子其实相当单薄,没什么肌肉,和黄少天一比就看出来他没什么武力。喻文州身上有股好闻的味道,很清香,很淡,有点像莲花······一旁的黄少天鼻子灵敏,早就闻到了这股莲香,顿时有点坐立不安。不能被发现啊队长,撑住,我们不能在这里露馅儿!黄少天有点神叨叨的乱转,看的刘小别一脸问号。

更让他觉得棘手的是分马车。天知道为什么这两个醉酒的人有这么大力气,谁要去掰开他俩就会被一下推开,他和黄少天一起都没能分开这俩,跟粘一起似的。无奈之下他只好和黄少天一个马车。更痛苦的就是这短短半柱香的车程这个黄少天跟他聊了平时得说两三个时辰的话!他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觉得天旋地转,害得手下人以为他晕车了,还专门端来了一个盆。

”王爷!喻公子!到府上了!“这是他撑着腰喊的第365遍。车里没有丝毫的动静,让人怀疑这俩人是不是睡熟了。

”小别啊,吵什么啊,三更半夜的吵着邻居多不好啊!“一个面带着和蔼笑容的人走了出来,黄少天一看见他就是浑身一激灵——天师!来人穿着甚是随意,却带着一股贵气,手上拿了些符纸一样的玩意,头发乱糟糟的,一看就是刚被吵醒。

”方先生!您可算是出来了,我怎么叫王爷都不答应我,您要不去试试?“刘小别急急忙忙把方士谦送上了马车。

这个备受尊敬,端着一副和蔼的架子的方先生只是往里面看了一眼,立马就一脸震惊的指着马车里的王杰希,架子什么的都不要了,大吼一声:”王杰希!你个色令智昏的家伙!“

在模拟联合国真的忙到没时间更文……
对不起各位……
今天宿舍停电了,仍旧盯着电脑的我
我大概是要瞎了…

《微雨》可能真的要再等等了

【王喻】无题

没什么事的时候


老王就在鱼塘旁边蹲着


钓一条,放一条


为什么?


因为他觉得


他还没钓到那条


只属于自己的鱼

王杰希0706生贺活动开启!

为王爸爸打call!

包包包子铺!:





王不留行帽子尖尖,骑着扫把划出天马行空的曲线,魔术师惊艳了整个世界。


向前、再向前,抛弃安逸的被赞颂,在真正的荣光降临前,即便遁入黑夜,即便潮水涨到面前。


才终于能迎接,迎接微草成原。


 


这是我们第一次,往后还将会有多少次,能这样说:


——生日快乐,“王队”。


 


 


即日起,至7月4日23: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7月6日相约LOFTER,为王杰希庆生!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王杰希0706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机会选入之后的生日专题哦! 



【王喻】微雨

时隔一个月,终于爬上来更文了……
哈哈哈古风pro的

————————————————
(1)

“哎,王···咳,少爷,小心些,这边蓝雨郡据方先生说狐妖很多,看那些个俊男美女的,没准儿哪个就是个狐妖呢。您若是被冯先生随便塞了个美女什么的要提防着点···“袁柏清一边给王杰希打起车帘。

”嗯···额···我知道了柏清,你这已经是跟我唠叨的第四遍了···你把车往那边停停,我等下就来。“王杰希有点头疼的扶额,收了一身贵气,摇身一变,手往后一背,扇子一摇,活脱脱一个纨绔子弟,一边大摇大摆的往约定的酒家走去,一边观察这个游离在微草王朝之外的小郡县。人杰地灵,山清水秀,要不是方跳大绳提醒他这里是狐妖的聚居地他都几乎以为这里是仙境。远处的袁柏清无奈的扶额,看着自家王爷一副好奇宝宝的神情,就跟个纨绔子弟一样”色眯眯“的盯着每一个帅哥美女。

”401,402,403,噢,到了。“王杰希刚要推门进去,就听到一个温润的声音从并未关严的门缝中传来:”那就辛苦冯先生了。“年轻,稳重,王杰希的第一判断。于是也就收回了即将推门而入的手,改为轻轻敲了一下门。”哟,哪位?“一个中年人的声音传来,带着点世故的笑意。

”是我,王杰希。“压低声音,仅自己和房间里的二人能听到。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巧了,喻小子,你们俩正好认识一下。“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开了门,有点体胖,一双精明的眼睛掩藏在憨厚的微笑下。微草王朝去年在荣耀联赛上表现极好,可是今年的夺冠热门,王杰希此时可就是贵客,不敢怠慢了。

坐在桌子对面的是一个看上去刚刚及冠的年轻人,有着春风化雨的笑容,令人感到安心而温暖。一双眼睛总是让人有种沉溺的感觉,好像他的目光只为他眼中的人而停留,那么温柔。

”这位是···“

”在下喻文州,无名小辈而已,见过王爷。“喻文州客客气气的。

“不必多礼。”王杰希又披上了那张高贵的皮。

‘呵呵,二位就算是见过了,那么······“冯主席心脏的笑。

接下来也没聊什么正经的事,就是瞎扯了几句家常,喻文州频频点头附和,却并不是那种刻意的奉承,他只是在最需要的时候出现缓解气氛的尴尬。

”呵呵,这次比赛胜利的奖励可是稀有宝物,据我所知二位都需要得紧···“冯先生故意呷了一口茶,来个引子。这下王杰希那云淡风轻的脸上出现了紧张,就连喻文州都难得面上一惊。再想问,话题却早已到了几千里开外,也不便细问了。明知是对方不想说,卖个关子。

王杰希随便找了个借口先行离开了,喻文州也随后请辞。

回到自己的车旁,袁柏清正打着盹儿,王杰希无奈的敲醒他:”走了。“

”哎呀···知道了爷···“袁柏清嘟嘟囔囔的撵起良马,正打算勒勒马头,一个温润的声音如同清泉滑过袁柏清的心头,在这干燥闷热的中午让人无比舒服。

”不好意思,能让我搭一程车?我到城外的寺庙去。“

王杰希挥手表示同意,又靠着车内的小案几打起盹儿来。中午真是令人昏昏欲睡。

对面一阵衣物的摩挲声,随后归于安静。

王杰希微微睁开眼,看到对面年轻人脸沐浴在阳光下充满朝气,骨子里却透出这人沉稳而倔强的性子。

“公子,少爷,到了。”一路相顾无言,两人这才微微回过神来。

“先行一步。”喻文州一揖,转身就朝寺庙里走去。王杰希不免盯着出了神,看的袁柏清心里是咯噔一下。这位公子长的是真的好看,不会是他家方大人说的那劳什子狐妖吧·····

王杰希看着袁柏清变换着各种颜色的脸觉得他没救了。

喻文州进了庙,身边的香客络绎不绝,他全然无视,走到一个偏僻的通道里,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迎了上来:“喻队,您回来了。”“嗯,少天呢。”

“哈哈哈我就说本少魅力无边这很快就有人来找我还指名道姓称呼亲昵是哪个美人我可要认识一下啊···”一个身穿明黄色鹅衫的少年从转角处转出,脸上带着张扬的笑容,看到喻文州的一瞬间,笑容僵在了脸上。

“咳,队长,我······”

“你很闲?”

“没没有我很忙的哈哈哈本剑圣那是忙······”

“既然这么闲,干嘛不多去训练?你还不能把你那耳朵收起来,就想着去勾搭外面人类的女子了?这样怎么跟着我走天涯?”

一阵风起,喻文州黑色的长发染为银色,头上长出了雪白的狐耳,九条白尾妖异的在身后张开。一双黑的深沉的眼睛变为蓝色,脸上一贯的微笑在现在看来竟是如此妖异。黄少天也露出了他毛茸茸的暖橙色的尾巴,赫然是九尾天狐一族。

“额···这不是魏老大开会,我熬不住,跑出来了嘛,队长队长我的好队长你别生气啊,是我不对我不该随便调戏你···”一双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喻文州。

“魏老大开会?”去掉那些废话,喻文州找到了重点。”我去找他聊聊,少天,你也来吧。这次,跟那个东西有关。“

黄少天也难得一脸正经的表情。

······

”这次我们蓝雨的任务就是拿到微草制胜的法宝,这也算是对你们的历练,自己想方设法拿到,不限各位组队刷boss。“魏琛笑了一下,伸手摸了摸自己胡子拉碴的下巴。喻文州不忍直视的别开脸,说真的,每次看到这只老狐狸这么笑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明明同为狐族。

“这次如果是你们谁能够拿到那件连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的珍宝,就能成为我们族长的副手!那就意味着,黄少天,你的位置很危险啊!”魏琛眯眼一笑,看的黄少天遍体生寒。一群小辈聚在一起开始商量,喻文州用扇子掩住嘴打了个哈欠,正漫无目的的四下扫视,就看到黄少天冲他眨了眨眼,他会意,退了出去。

”文州文州,我们组队吧!我很强的,一定能拿到!“黄少天摇了摇尾巴,活像一只大型犬,但是熟悉黄少天的人都知道,你若是觉得他很二傻,那你估计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狐族生来带着的特殊技能就是以外表迷惑人,或是妖媚,或是天真——比如喻文州和黄少天。不过这个蓝雨和尚庙这个名号······咳,想改也改不了,没有妹子的庙那可不就得叫和尚庙?

“可以考虑。”

“呃······让我想想,我们都不是能够正面硬杠的类型,微草皇朝即将建立,所以缝隙很多,随便的就能接近那个王爷·····“黄少天开始正经的思考起来,喻文州本来就已经是族长了,本不需要参与这种活动,但是这事儿似乎牵扯到那个人类皇子,让喻文州这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闲人一个——哦不闲狐一个——都感兴趣,毕竟他可没觉得那么善良的王杰希是能够以一人之力奠定微草皇朝的超神一样的人物,一定还有人在背后支持他,很有可能他就是一个幌子。

”······文州,你听没听啊,喂,我是说我们可以装成想去投靠他的门客······“

”少天,不用那么麻烦,我之前和他见过面,也是他把我送回来的,所以我们就,“喻文州一和扇子,脸上又是和善的微笑,”再去麻烦一下他好了。“

从蓝雨这个地方到京城要近半个月的行程,就算是现在启程,也赶不及在夏日之前到达。喻小狐狸有个毛病,就是极端怕热,宁可跑到极北之地穿着大棉袄冻的瑟瑟发抖也不愿意在初夏的时候多在树荫下呆一会儿,实在族里有事走不开的时候,喻小狐狸也明事理,才不任性呢,乖乖在蓝雨呆着,只是你一天也只能见他一面,只不过每天离开冰窖半个时辰,立马就蔫得跟霜打的茄子一样。所以不少狐族小辈就是掐准了他不喜欢夏日的毛病,例如新星卢瀚文小卢,掐准了黄少会和喻族长组队,就掐着夏至早早的离开了,喻文州还在准备耐热清凉的马车。

”小卢那孩子是聪明,啧,孺子可教也啊,本剑圣的接班人终于出现了,长江后浪开始推前浪了,前浪的我要拍死在沙滩上了······“黄少天在那里捂着心口做痛苦状,喻文州笑眯眯的说:”那可不,这次人家可就真的是要推前浪了,也不知道你这个刚刚成为前浪的后浪还能稳住么······“话音刚落,黄少天就把喻文州按在地上,两人打闹了一会儿,就跟俩人还在狐族那深山老林里跟着师傅修炼的时候一样。

半月过去,京城的大门终于在路的尽头出现。

递了进城帖子,有一人在门口候着,喻文州认出来那是王杰希那天的小跟班袁柏清。袁柏清许是也等了许久,一看到喻文州就两眼发光:”喻公子可算是来了,我等了一上午公子呢!我家王爷全聚酒店有请~“喻文州微笑着回礼,俩人就这么聊了一路。

喻:”这个小孩子真可爱,真的天真啊,问什么都会回答。”
袁:“哇这个喻公子人真好,怪不得王爷这么重视人家!”

黄少天警惕地看了看袁柏清,一开始还觉得人家有诈,处处提防,但是后来发现这孩子就是傻白甜,早把他家主子卖了个一干二净,被喻文州卖了还帮着喻文州数钱,这让黄少天想起了当年和喻文州见面的时候是多么傻,天真的以为人家不如自己,结果,呵呵,你看现在,他敢在喻文州面前皮么。

————————————————————————
喻黄即视感,但是真的是王喻w

【王喻】全明星

文前叨叨……

十分心疼王爸爸,明白他的苦心。
全职这么好,怎么舍得退坑。

———————————————
喜欢一个人,眼里,心里都只装着一个他,却苦于,只是朋友。

说起来,其实他们之间也没有“仇敌相见分外眼红”的感觉,这是赛场,就一定会有输赢。战队之间紧张的气氛有很大一部分是粉丝情绪和俱乐部故意的煽动,和选手倒也没太大关系。当然,像韩文清和叶秋那样因为有点私人恩怨演变成这样那另当别论,但是他们之间,顶多是朋友。

全明星赛,主办方故意将蓝雨和微草放在一起,水火不容的嘉世也和老对头霸图做邻居。他本人倒是没什么意见,就是有点······心率过快。生病了?早就病入膏肓。忍不住看他一眼,全息投影下的王不留行一扫把扫过自己的操作者,余下的星尘照亮了他的眼睛,那一刻真是美到窒息,还有那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喻文州忍不住看痴了。

可惜他痴了,也没能痴及局外的黄宝玉。

“话说队长,咱们蓝雨这次有报名新秀挑战赛的吗?”黄少天的声音在喻文州耳边炸开。

“没有。”下意识的回答。

黄少天有点好奇喻文州在看什么看得这么出神,于是就顺着自家队长的目光,看到了王杰希。看来队长是在想微草有没有新人吧,毕竟宝刀将老,时间不饶人。

“哦,那隔壁微草呢?“

”问问?“喻文州收回目光。

”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黄少天半个身子探出了看台。

”注意力集中。“王杰希只当没听见,拍了一下被分散了一部分注意力的高英杰。

”······“高英杰。

黄少天不依不饶,突然向前栽去,重心一个不稳,喻文州赶紧抱住了他,叹了口气。黄少天回过头,灿烂的一笑:”就知道队长会救我。“

王杰希下了看台,不经意地看了一眼这边,脚下一顿,后又当什么都没发生,慢悠悠走下台阶。

微草高英杰挑战王杰希。

嗯?看来是一场秀啊。

结局是,王杰希被高英杰压制住。愣了一秒,就反映了过来。

”双方账号都是官方账号,基础属性完全一致······技能,没点满吗?“

”什么?“

”王杰希技能没点满。“

“你是说,他是故意让那小孩的?”黄少天有点吃惊。

“是,而且是,不动声色地让。”

“用得着这么费尽心思的捧吗?”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黄少天的表情有点不屑。

喻文州闭眼思索,轻笑:“有些人,大概这样一次恰到好处的胜利,树立信心,为了捧着一下王杰希可谓是用心良苦啊。”

“他还真以为大家都看不出来?”

“王杰希已经把他能做的都做到最好了。”

王杰希,惜败于高英杰。

起立鼓掌,微笑。

喜欢他,更多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