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酥蔌

脑洞侠一枚,文笔渣见谅
幼儿园文笔,最近脑洞稀缺
沉迷王喻,目前更古风pro的《微雨》
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王喻】微雨

*王喻古风

*私设:
1)两人不同种族
2)后期是虐文
3)可能有附加cp:刘卢等,避雷,慎入


幼儿园文笔,依旧每天坐等P大写车🚗

——————————————————


(5)

小婢女觉得自己当场被天打五雷轰的震慑在了原地。许久,才结结巴巴地说:“好,好的···奴婢现在就···就···”


喻文州依旧维持着他那翩翩公子的样子,笑的无比温文尔雅,脸上愣是连一点心虚都没有。卢瀚文在后面维持着微微哈腰的姿势,在心里给他们老大点了个赞,嗯,为了任务完成不仅鞠躬尽瘁,而且死而后已了,连自己都能卖,对方还是个男的。


王杰希无比郁闷的靠在水榭的栏杆上,方士谦坐在对面就一副家长审问的模样。在第一百零一次叹气解释被驳回之后,越来越觉得现在这事儿真是越描越黑了。此时,一个小婢女神思恍惚的走了过来,草草行过礼。方士谦吹了个口哨:“小妹妹,怎么了?如此神思不定···”谁料人家小婢女丝毫没有理会方道士的话,平板僵硬的说:“王爷,您夫人说要见您,在那边的石头路上候着呢。”


两人瞬间石化。


方:“你你你你·····你个禽兽!什么时候祸害人家良家妇女的?”


王:“【冷漠·jpg】我不是我没有”


喻文州听到了婢女的通报之后就缓缓来到了水榭,恰巧听到方士谦这句话。“方先生,不瞒您说,那良家妇女,正是在下。”遂以扇掩面,试图掩住自己那隐藏不住的笑容。方士谦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很头疼,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喻文州抢了个先:“这不过是说笑罢了,二位请别当真。”语毕,自顾自地找了个石凳坐下,卢瀚文按照规矩退开,一溜烟的去找满王府乱逛的黄少天去了。


“我向来自由散漫惯了的,如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还请二位见谅。在下先做个自荐,本名喻文州,无字无号,自小是个孤儿,被蓝雨庙的资助人魏老前辈收留做个徒弟,您二位也是知道蓝雨这地方自成一派,魏老前辈有意让在下继承,可在下自认为阅历不够,不能担当大任,于是就想着借此机会来微草游历一番。如今自荐来王爷门下,其他的无路可走,”扇子一开,“您要是您要是着实看不上在下,在下愿当个您暖床的。刚刚以夫人自居实在是有几分狂妄了,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方士谦乐了,看着王杰希,心说:我看你怎么收场!这小子是个人才啊。于是他疯狂对着王杰希挤眉弄眼,自以为做的极为隐蔽,实际上,连远在对面房顶的黄少天都能看得清楚。


王杰希本来就有意拉拢,这下被调戏了,脸有点热,不过身为微草王爷,被调戏了怎么办?当然是调戏回去!于是装作若无其事地说:“自然,你愿意留下是最好,不过看你与黄小兄弟关系匪浅,想必他也是个人才,不如我就留他做客卿。我也自会从了喻公子的愿,喻公子,你现在就是我的妾了,让柳非公主给你打扮一下,今天就当成亲的第二天吧,暂住在兰亭【就是主卧】。”


喻文州有点得意的神情僵住了,不过只是瞬间的事,瞬间又恢复到原来的坐姿,还就着这话头说:“臣妾遵旨。”


远处房顶的卢瀚文和黄少天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不是吧,虽然蓝雨庙被戏称为和尚庙,也只是暂时没有妹子而已,这这这直接配给男人是什么神操作?

——————————————————————

王:“媳妇儿,想调戏你老攻我还早一百年呢。”


喻:“【冷漠·jpg】你还说我是你的妾。书房了解一下?”


王:“呜呜呜,媳妇儿我错了,都是那个导演不好!我这就拿灭绝星尘把她扫地出门!”


某苏:“喂喂喂,我可是亲妈!本来就是后面虐的,怎么,想生离死别···别,别打了诶,要打别打脸···”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