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酥蔌

脑洞侠一枚,文笔渣见谅
幼儿园文笔,最近脑洞稀缺
沉迷王喻,目前更古风pro的《微雨》
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希望大家都能找到自己所喜欢的世界。自己是自己喜欢的样子;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按自己喜欢的方式活着;学自己想学的,喜欢学的;周围都是自己喜欢的人。

有一次喻文州也不知道怎么的,在放学的时候开始发烧。同班的班长王杰希本来要给班干部开会,偶然注意到了烧的脸通红的喻文州正眨巴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自己。老王于是拿名单往脸上一盖,默默退出班干部的聊天,走到了喻文州面前。


“喻文州?”


“嗯……?”眼神毫无焦距。


“能走吗?”


“嗯……唔……”烧得晕晕乎乎的,没法思考。


好吧,不该问他的,这磨人的小妖精。


王杰希扶起喻文州,给他背上书包,喻文州烧糊涂了,根本使不上力,就软软的趴在王杰希身上,呼吸扫过某人的脖子。


于是,两人就这么红着脸走在夜色里,回家了。

冷~~~


老王家有好多围巾,虽然老喻更喜欢高领毛衣,但是在老王的威逼利诱下🐟也有很多条,我也想要一条TAT

#IG#

一个纨绔子弟的老板

一个没人要的上单

一个借过来的打野

一个付赠品的中单

一个直播抓的下路

一个双排来的辅助

一支出征时不被看好的队伍

一支全联赛最后的希望

一缕全亚洲的曙光

一座山,一个故事。

ig牛皮!

【王喻】微雨

*王喻古风

*私设:
1)两人不同种族
2)后期是虐文
3)可能有附加cp:刘卢等,避雷,慎入


幼儿园文笔,依旧每天坐等P大写车🚗

——————————————————


(5)

小婢女觉得自己当场被天打五雷轰的震慑在了原地。许久,才结结巴巴地说:“好,好的···奴婢现在就···就···”


喻文州依旧维持着他那翩翩公子的样子,笑的无比温文尔雅,脸上愣是连一点心虚都没有。卢瀚文在后面维持着微微哈腰的姿势,在心里给他们老大点了个赞,嗯,为了任务完成不仅鞠躬尽瘁,而且死而后已了,连自己都能卖,对方还是个男的。


王杰希无比郁闷的靠在水榭的栏杆上,方士谦坐在对面就一副家长审问的模样。在第一百零一次叹气解释被驳回之后,越来越觉得现在这事儿真是越描越黑了。此时,一个小婢女神思恍惚的走了过来,草草行过礼。方士谦吹了个口哨:“小妹妹,怎么了?如此神思不定···”谁料人家小婢女丝毫没有理会方道士的话,平板僵硬的说:“王爷,您夫人说要见您,在那边的石头路上候着呢。”


两人瞬间石化。


方:“你你你你·····你个禽兽!什么时候祸害人家良家妇女的?”


王:“【冷漠·jpg】我不是我没有”


喻文州听到了婢女的通报之后就缓缓来到了水榭,恰巧听到方士谦这句话。“方先生,不瞒您说,那良家妇女,正是在下。”遂以扇掩面,试图掩住自己那隐藏不住的笑容。方士谦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很头疼,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喻文州抢了个先:“这不过是说笑罢了,二位请别当真。”语毕,自顾自地找了个石凳坐下,卢瀚文按照规矩退开,一溜烟的去找满王府乱逛的黄少天去了。


“我向来自由散漫惯了的,如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还请二位见谅。在下先做个自荐,本名喻文州,无字无号,自小是个孤儿,被蓝雨庙的资助人魏老前辈收留做个徒弟,您二位也是知道蓝雨这地方自成一派,魏老前辈有意让在下继承,可在下自认为阅历不够,不能担当大任,于是就想着借此机会来微草游历一番。如今自荐来王爷门下,其他的无路可走,”扇子一开,“您要是您要是着实看不上在下,在下愿当个您暖床的。刚刚以夫人自居实在是有几分狂妄了,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方士谦乐了,看着王杰希,心说:我看你怎么收场!这小子是个人才啊。于是他疯狂对着王杰希挤眉弄眼,自以为做的极为隐蔽,实际上,连远在对面房顶的黄少天都能看得清楚。


王杰希本来就有意拉拢,这下被调戏了,脸有点热,不过身为微草王爷,被调戏了怎么办?当然是调戏回去!于是装作若无其事地说:“自然,你愿意留下是最好,不过看你与黄小兄弟关系匪浅,想必他也是个人才,不如我就留他做客卿。我也自会从了喻公子的愿,喻公子,你现在就是我的妾了,让柳非公主给你打扮一下,今天就当成亲的第二天吧,暂住在兰亭【就是主卧】。”


喻文州有点得意的神情僵住了,不过只是瞬间的事,瞬间又恢复到原来的坐姿,还就着这话头说:“臣妾遵旨。”


远处房顶的卢瀚文和黄少天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不是吧,虽然蓝雨庙被戏称为和尚庙,也只是暂时没有妹子而已,这这这直接配给男人是什么神操作?

——————————————————————

王:“媳妇儿,想调戏你老攻我还早一百年呢。”


喻:“【冷漠·jpg】你还说我是你的妾。书房了解一下?”


王:“呜呜呜,媳妇儿我错了,都是那个导演不好!我这就拿灭绝星尘把她扫地出门!”


某苏:“喂喂喂,我可是亲妈!本来就是后面虐的,怎么,想生离死别···别,别打了诶,要打别打脸···”

【王喻】微雨

(4)

*王喻古风

*私设:
1)两人不同种族
2)后期是虐文
3)可能有附加cp:刘卢等,避雷,慎入

*幼儿园文笔 等哪天P大写了车我就补车

——————————————————

只见那个少年一改脸上唯唯诺诺的神色,顺手把帽子摘下来,捋了捋头发:“我哪里能有您厉害,一进来就直接住进来当压寨夫人了······”


喻文州拿扇柄在他头上敲了一下:“哪里学来的压寨夫人这种词·····”


卢瀚文的五官揉成了一团,看着是疼狠了。


喻文州施施然的收回扇子,在嘴上一遮,眯着眼:“不过小卢你说的没错,压寨夫人?为了‘它’,我并不介意当一当·····”十足的狡猾狐狸样。


”我叫文文!文文!别露馅了诶哟···不会被敲傻了吧···”卢瀚文眼见着喻文州远去的背影,小声地抱怨着,连忙赶上他的脚步。


王府后庭,空蒙水榭。


方士谦和王杰希正闲适的享受大好春光,衣服只不过,方道士脸上那带着点调侃的神情和旁边有点萎靡的王杰希之间诡异的气氛真是想让人忽略都做不到。


“我说···你打算怎么跟人家···”


“我说了无数遍了,我跟他什么都···”


“不要试图狡辩,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你打算怎么办?”


这个对话已经延续了一个早上,也没讨论出来个什么结果。


喻文州翩翩公子一样的走到了水榭附近的花园小路上,随手拦了一个婢女:“不好意思,能麻烦你个事么?”


婢女大概是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当下星星眼:“好,好的···”


“麻烦你去跟你们家主子通报一下,就说···他夫人···”喻文州笑的愈发灿烂,“···他夫人我,想见他。”


—————————————————————

忙忙叨叨了一个月,月考也没考好,很难受吧可以说是,意识到自己很久没写文了,就来写个文放松一下,顶着麻麻在身后的压力写完了一段,不敢继续,因为根据思路接下来。。。嗯,你们懂的。


IDO10.3,去看看有没有本子卖!∠( ᐛ 」∠)_

沉迷孤存无法自拔ing

存存的奶音成功安利给了朋友

我们俩就一边看直播一边笑的相当变#态#

【王喻】微雨

*王喻古风

*私设:
1)两人不同种族
2)后期是虐文
3)可能有附加cp:刘卢等,避雷,慎入

*幼儿园文笔 等哪天P大写了车我就补车
———————————————————
(3)
只见马车里的两个人衣冠不整——虽然这归功于黄少天和刘小别,显然我们的方道士没有领会——喻文州面带桃花的被王杰希抱在怀里,两人呼吸紊乱,方士谦走路带风的行走方式给两人被酒精麻痹了的大脑有了一点理智。

王杰希就这么抱着昏昏欲睡的喻文州大踏步的走进家里,一众小辈早就被方道士的一声河西狮吼喊醒了,正睡眼惺忪的出来看出了什么事,猛然撞见这一幕,都愣在了原地。还好刘小别尚清醒,指挥众人速速散开,默默跟在王杰希身后,时不时出声提醒一下这位取向和走路一样直的王爷在适当的地方弯一下——虽然后来弯猛了,但那都是后话。

反正第二天早上,某王爷醒来的时候看到十分凌乱的一切时,想把家里一切拐弯的地方都变成直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是第一想法。收拾好床上熟睡的某喻之后,王杰希扶着有点发胀的头走到院子里吹一吹冷风,希望能够冷静下来。

王:“老方,我该怎么办?”
方:【眼神仿佛在看断袖】“还能怎么办,让人家住下来呗。”
王:“我是不是要对他负责?”
方:【眼神升级成看渣男】“。。。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王杰希。”

房间里,某喻幽幽转醒。

眨眨眼,左边房间的摆设十分女性化,有仕女图屏风,梳妆台,穿衣镜等等,但是另一半则相当简洁,书案,墨砚,书柜,无一不昭示着这里是男主人房间。嗯···王杰希的房间?他已经有夫人了?昨天自己貌似是在主人房间睡的,那么是不是冒昧打搅了这位从未出现在任何资料里的夫人?似乎慢了一步,不过,喻文州嘴角微微上扬,他还尚未知晓这世上有任何人类比狐族更妖|媚。

其实,黄少天和喻文州的计划相当简单:美人计。简单粗暴,却十分有用的一招。

喻文州打定了主意,就裹着睡袍迈出房门。喻文州抬起脚的那一刹那,感到腰部一酸,于是乎前脚重重落地,一个踉跄。不远处的王杰希看到这一幕脸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于是急忙挑了个岔道溜到了小辈们的训练场,却收获了一地诡异的目光。

且说喻文州出了门,迎面走来一个老人,他与众小厮不同:鼻部架着琉璃镜片,一身紧致的衣衫,上衣十分奇怪,在后摆处开了叉,手上戴着丝绸做的恰好合身的布袋,走路的气质温文尔雅。喻文州猜想这就是大总管了,果不其然,行至喻文州身前三步处——不多不少三步整——躬身问候:“喻公子,昨晚休息可还好?若是有哪里怠慢了的请不必客气,为我们指明便是。”喻文州笑着回礼:“昨晚失态了,对王爷和贵府各位多有冒犯,在这里陪不是了。”一本正经的回礼,喻文州转念一想,想到了一个可以留在这里的方法,于是手随意的一撩头发,睡袍因为他这番大动作散了不少,瞬间变得撩人:“就是,想请问一下,王妃娘娘是否起了,昨晚占了她的房间十分过意不去,想去陪个不是。”大总管是多么人精的人,一看他这样子再联系一下方大总管今早上吩咐准备院子的事立马明白了过来,只是···“王爷尚未娶妻,那房间是老夫人为王爷准备的。”

喻文州颇有些意外,这下倒是没招了,怎么才能留下来?难道真的要···喻文州本身还是有些厌烦这种事的,只不过这回是迫不得已·····正想着今晚怎么才能继续爬|床事业的时候,大总管又接着说:“您的院子在西边寒池后面,方大总管今早就吩咐我们把院子收拾了,原本叫寒竹苑的,临时改成了蓝雨院,若是这些下人叫错了还请您多海涵。”

喻文州叫他谢过了王爷,眼睛随随便便的扫过后面一群小厮,借着有不喜男人近身的怪癖的借口,“随手”点了一个眉眼清秀的少年留下,其他人都叫给赶走了。大总管看着这个幸运儿,长得也是有少年介于男女之间一点雌雄莫辨的清秀,也挺讨喜,就这么安排了。

喻文州目送着大总管远去,找了个没人注意的角落,转身挑起了少年的脸:“卢瀚文,你在这里干什么?早走了一个月就来干这事了?”

现在突然反应过来
王爸爸的帽子是绿的啊!!!!

喻文州:“别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